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精彩专题 » 正文

聂震宁与我院出版专硕研究生交流纪实

发布时间: 2012-12-24 21:59:01   作者:罗欢欢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摘要: 聂震宁与我院出版专硕研究生交流纪实

采访者:罗欢欢(2012级出版专硕)

被采访者:聂震宁

时间:2012年12月23日上午11::10-12:10

地点:河北大学新校区D6二楼报告厅

 

 

问题一:您曾提出“做强出版业必须实现人才、资金、技术等多种要素集聚,首要的是集聚人才。人才是出版业发展的必备要素乃至第一要素。”那在您看来现在出版业最缺乏具备哪种素质的人才?

我觉得这么几种人才最缺乏:

1.复合型人才。既有专业知识的储备又懂出版规律的人才。例如一个文学编辑,可能对文学知识很了解,但是不一定懂得出版的常识,想当然的在做一些事情。编辑出版专业的学生,懂得编辑出版的操作规范和流程,但是专业知识很薄弱,对内容缺乏发言权。因此,我们所说的复合型人才就是两者兼顾的人才。

2.数字出版人才。现在数字出版是一种趋势,这是没有问题的。伴随着这种变化,业界需要既了解编辑知识,又懂得数字技术的人才。而这种人才,我们现在还存在很大缺口。一般都认为数字出版人才就是数字技术人才,但其实技术人才还是相当多的。我指的是既懂数字出版作为编辑出版的操作规范,同时懂出版技术,并拥有实际操作经验的人。现在只是将出版内容简单上传网上,这样的数字传播还是一个起点式的阶段,今后的数字出版要求编辑要有一个内容选择的能力,同时又具备数字产品经营能力,能使产品在多次传播中产生品牌的影响力。

3.国际化人才。现在我们的出版国际化程度不高,这和我们国际化人才准备不足有关系。现在我们很多境外的国际出版,还是处于一个亏损的状态。我们需要懂国际市场,了解国外出版市场的人才。比如外语过关,对国外图书市场又有了解的人才,是现在我们出版界很缺乏的人才。

4.单打独斗型的人才。比如说,你们毕业之后,有没有人有勇气,自己去成立一个公司,联系作者,根据市场制做产品,同时自己寻找出版界的资源,自己做出版文化公司的经营者。

5.经营型人才。人才链要看产业链,从我们整个产业来看,我们有好的作者,但是缺乏作者的经纪人,这种经纪人不仅是在出版社代表作者,而且能为出版社提供营销方案,帮助出版社把书做红做火,形成收益。

6.市场分析师和市场观察员。对出版市场进行观察分析,能写出很好的文章。例如开卷公司都需要买你的文章,这样的人也是很了不起的。

7.版权代理人。总体来看,过去计划经济我们讲产业链是编、印、发、科、供、贸,但是现在市场经济,从作者开始,中间很多环节。事实上我们出版界的市场经济不成熟原因在于中介性太差,很多的出版社、企业主都想把所有的钱都赚到自己口袋里。例如版权代理,很多出版社有版权代理部门,一年也代理不了多少书,但其实这可以交给版权代理公司,按照代理的数量付费,效益更高。而你们毕业之后,就可以充当这样的版权代理人。例如能去国际上,拿贝塔斯曼、兰登、企鹅的作品代理权。

 

问题二:作为北京印刷学院新闻出版学院的院长,您能不能介绍一下北印在出版专业研究生培养方面的经验与特色?

北京印刷学院在专业设置和其他方面和你们河北大学大同小异,但是我们非常注重实践,安排学生出去实践,通过实践实现很好的从业能力。我们与中国科技出版集团和中文在线建设了实践基地,学生能有许多实践的机会。

 

问题三:纸质书的消亡和自出版

今年夏天,李开复的《微薄:改变一切》的英文版在亚马逊出版出售了,这里面引发了两个问题,一个是对纸质书消亡的预言,一个是对“自出版”的预言,亚马逊Kindle中,作者只需要上传作品并定价,就能在Kindle Store里销售。而李开复断言纸质书将会被替代,您赞同他的观点吗?再者,很多人认为有了自出版,“编辑”作为一种职业可能会历史,对此您怎么看?

关于李开复的这段话,我确实注意到了,但是我是不赞成的。越是海量的信息,越是需要这样一个编辑给读者提供推荐。出版社更能给图书提供品牌保证,出版社作为一种图书品质的保证,能减少读者选择的困难。同时,编辑还有一个专业规范的作用,许多优秀的作者都需要为编辑为其作品的语言规范等提供一种专业的保证。

问题四:“集团化”一直成为这几年中国出版的一个关键词,对于中国出版业现在提出的“做大做强”,实现集团化,您怎么看?

新世纪以来,出版界的转型是集团化的转型、企业化的转型、数字化的转型、国际化的转型,这四大转型。对于集团化,我认为这只是作为一种资本运营的方式,并且包含着市场覆盖能力的提升。但是出版业的产品存在很大的差异性,不能因为集团化影响出版社个体的个性化,最重要的是并不能用全集团的办法来处理全集团的图书。集团下面的出版社一定要保持自身的独立性,集团可以提出战略规划,但要尊重出版社对具体市场判断。集团化概括起来就是说资产集中处理、保值增值,战略统一安排但是尊重出版个体。

 

问题五:出版专业研究生如何应对数字出版的转型?

1.坚持一条,内容为王。要多读书,要对今后从事的出版业要有清醒的把握。这样无论用什么载体,都能对书籍的内容,对编辑的操作规范有很好的把握。

2.数字出版作为一种趋势,是一种必然。你们最需要的是培养一种动手的能力。例如你们学生能不能自己建立一些实践园地,自己制作一些低成本的数字出版产品,自己进行推广。因为不仅仅是将纸质变成数字形式,其中还要涉及一些编辑理念的转变。

 

问题六:民营书店

民营书店对于城市的阅读氛围非常重要,但最近,民营书店日子不好过,出现了一个倒闭的风潮。您认为民营书店有没有存在的必要,如何才能生存下去?

我们的文化体制改革有两个任务,一个是文化公益性事业,另一个是文化产业。这么多年过多关注文化产业,但是文化公益性事业却关注不足。实体书店作为一个文化地标、文化设施对阅读氛围的提升有很重要的作用。因此,国家要拿出具体的措施来扶植这些实体书店。同时,实体书店一定要注重服务体验的提升,来留住读者、吸引读者。例如诚品书店,我这次刚去,他们除了卖书,还有咖啡店、文化产品售卖,形成了一个很好的文化休闲氛围。具体而言,台湾和香港都是当地政府通过房租的补贴来帮助这些书店的经营。

 

问题七:中国出版集团

今年是中国出版集团公司成立十周年,十年前您是“摸着石头过河”,但是今天我们看到中国出版集团在变革中创造了非常辉煌的成绩。作为集团的建立者和亲历者,中国出版集团十年走来遇到过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您是如何解决的?

困难时期,最大的问题就是在各个下属的出版社之间形成一种认同感。使得大家接受集团领导们的领导。我采取的办法就是:以理服人,以权保证,以情感人。以理服人就是以出版规律的理,以市场经济经营规律的理。以出版规律的理,我们要有什么样的文化追求,出什么品质的图书,就按照出版规律来办;以权保证,就是指上级的授权;以情动人,在转企过程中,要安排好员工的生活和工作,照顾他们的情绪。

此外,我们要形成一种企业文化,对企业的认同感,对彼此的认同。我给中国出版集团提出的企业文化就是“固本求新,弘文致远”。固守出版文化之本,固百年老店之本,同时要寻求新的发展模式,在此过程中要弘扬文化而不是金钱。因为我们最大的价值就在于我们对于文化的贡献,因为我们在经济效益上与很多产业是没有办法竞争的,但是我们“一本书”有时抵过“三桶油”,因此要强调文化追求。同时要“致远”,这里面就有对发展规模的追求,对经济效益的追求。

另外一个困难的事,是大家对中国出版集团品牌的认识。大家都会觉得中国出版集团就是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人民文学出版社,没有合起来,连出的书上面也没有中国出版集团的标识。但是在我看来,我们这些百年品牌,本身就是财富,不能因为要集团化,就将这些东西毁于一旦。中国出版业可以没有中国出版集团,但是不能没有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三联书店、人民文学出版社,他们是品牌、是文化的积淀。当然中国出版集团也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这些老品牌要维护好,中国出版集团这个新品牌要创新好、建设好。中国出版集团经营很重要的任务就是,这些出版社,经过中国出版集团要越来越响亮,他们的成绩就是中国出版集团的成绩。我当时下的命令就是宣传、宣传、再宣传,宣传你们,我想我就是想给社会交一个答卷,这些百年品牌在我手上没垮,而且越来越响亮。中国出版集团搭建平台,让他们得到发展的保证。

 

问题八:问一个具体问题,现在很多出版社都对编辑设有年度利润指标,对此您怎么看?您赞成这种利润指标

我在出版社也做过这种考核。但是与具体到某个编辑的利润考核不一样,我们实行的是编辑室利润考核。因为单独某个编辑的话,缺乏发言权,因为图书出版后,发行、印制等其他部门的配合对图书的利润也有起到很关键的作用,编辑无权操控,要他们承担利润指标不公平。我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实行编辑零利润指标。但是,编辑室有指标,编辑室作为一个整体,能对这些部门形成压力,要求他们配合工作,同时还能在内部进行分工,保证那些投入大、制作周期长,但是文化效益好的图书有机会的出版。

 

附:

采访

聆听记录

合影

 

注:未经被采访者本人及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